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七):基因与文字

从考古成果可以看出中国在信史时代以前的发展脉络,很多历史学家称之为“花瓣式”演进模式。也就是在中国的东南西北都各个地方,都有石器时代的上古部落或部族在活动,发展出来了多元的上古文化。

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六):文献和考古历史对照

对半信史时代的历史,我们现在只能把文献和考古成果在时间上的对应起来,知道在传说时期,中华大地上确实存在相当繁荣的上古文明。把田野考古的成果、传世古文献的记录和现代分子人类学的研究结论相结合,一个非常明确的结论应该是:中华文明是独立起源的,而不会是来自于埃及或两河流域的次生文明。

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五):建立夏朝

大禹确定了君主的称号——国王,还给国家定了一个国号:夏。大禹也就成了夏国王。这标志着炎黄古国的终结和夏王朝的建立,以部族为主要特点的上古国家也就被以国王世袭和分封上贡体制为特点的封建制国家所取代了。

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三):绝地天通

“绝地天通”以后,君主垄断了祭祀上天的权利,也就垄断了对神灵意志的解释权。一定程度上垄断了祭祀权,将祭祀神权与政治威权相挂钩,禁断民间私人占卜、沟通人神的活动。这就明确了王权高于神权的基本政治原则。

中华文明的上古时代(一):开天辟地

人文意义上的历史起源,实际上应该是来自于神话传说。这些神话传说构成了上古人类活动的共同记忆,因此也是了解中国历史起源必不可少的知识。